|“黄金”入酒 你敢喝吗|病从口入

详情

“黄金”入酒 你敢喝吗

2015-03-24


  “卫计委拟批准黄金入酒”这一消息最近引起轩然大波。尽管尚处征求意见阶段,但仍引发了不少人质疑、讽刺,直呼“不可思议”。

  近日,国家卫生计生委官网刊登的《国家卫生计生委办公厅关于征求拟批准金箔为食品添加剂新品种意见的函》显示,经审核,拟批准金箔为食品添加剂新品种,但仅允许用于白酒,最大使用量为每公斤0.02克。2月4日,国家食品安全风险评估中心回应此事称,最终将根据各方意见依法做出决定。

  2月4日,记者就市场上的“金箔酒”情况进行了调查。在北京市朝阳区百子湾、东城区东四十条、丰台区马家堡等地区走访了7家烟酒专卖店和两家大型超市,销售人员均表示没有卖过金箔酒,甚至对“金箔酒”的概念都知之不详。其中,只有一位店主表示听说过金箔酒,但他称:“这种酒都是小品牌、小厂子出的,我们在店里卖的大品牌是没有这一类的。”

  不过,在网络交易平台上,“金箔酒”则不少见。在国内某大型电子购物网站上,记者搜索“金箔酒”共出现2662件相关产品,售价从48元到2888元不等,很多是日本“舶来品”,但也有不少产自四川、山东、台湾等地。有卖家宣称:“长久以来,古籍典章,均有金可养生功效之记载……以最佳比例添加‘奈米黄金’,可减少酒精入口时的刺激性,使酒质更加香醇圆润。”另一款售价48元、产自四川眉山市东坡区百禾香酒厂的金箔酒,则号称“金箔是国际公认的食品添加剂。”不过,从销售记录来看,购买者寥寥无几。

  那么,金箔入酒究竟是否安全和必要,会不会引发白酒涨价等问题?记者就此采访了食品安全、中毒、白酒行业、社会学等多方面的权威专家,详细解答读者的疑问。

  疑问一:目前,我国尚未批准金箔入酒,市场上的金箔酒是否违规?

  “在国家未批准之前就加入白酒中,这肯定是违规的。” 中国食品工业协会、白酒专业委员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马勇告诉记者。其实,早在2011年,当时的卫生部法监司就曾对江苏省卫生厅“金箔酒卫生监督有关问题的请示”进行批复,其中明确表示,“金箔既不是酒类食品的生产原料,也不能作为食品添加剂使用,应当禁止将金箔加入食品中”。

  按照食品安全法规定,新的食品添加剂要进入食品中使用,必须提出申请,接到申请后,相关卫生主管部门要组织专家会审,并履行公开征求意见的程序。

  疑问二:卫计委为何破例再次征求意见?

  国家食品安全风险评估中心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专家告诉《生命时报》记者,去年8月,在某白酒企业向卫计委提交此申请后,我们就按规定组织了安全性技术评审并挂在网上公开征求意见,但没有收到任何不同意见。考虑到金子在老百姓心中是比较特殊、敏感的金属,有着比较复杂的象征意义,我们便决定再度公开向社会征求更全面的意见。“毕竟除了产品的安全性,我们也需要考虑其他方方面面的问题。”

  疑问三:酒业乃至食品界有无用金做添加剂的范例?

  食品安全博士钟凯告诉《生命时报》记者,欧盟允许金箔作为糖果外层、巧克力及烈酒的装饰,而且欧盟没有明确的限量规定,认为可按需使用。此外,金箔在日本、爱尔兰、中国台湾等国家和地区也可作为食品添加剂使用。

  疑问四:金箔入酒安全吗?有保健效果吗?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职业病与中毒医学科主任郝凤桐表示:“一般来说,不太可能中毒,因为金这种金属元素很稳定,人食用后胃肠道基本不吸收,也不会沉积,吃完后会自然随排泄物排出体外。”金箔入酒对人体健康没有太大影响,既不会危害健康,也并不有益健康。

  国家食品安全风险评估中心上述专家也表示,目前的限量值是根据国际国内的一些研究而确定的,安全性绝对有保障。金箔入酒不会给健康“加分”,金箔酒就是普通食品,按规定不能宣传任何保健效果,最主要的就是作为着色剂使用。

  疑问五:白酒中添加金箔有没有必要?

  国家食品安全风险评估中心总顾问、中国工程院院士陈君石认为,这是一个 “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问题,批准的话也只是给消费者多一种选择。钟凯则表示,这更多情况下是消费者和市场的共同选择。如果要营造出金光闪闪、“有钱就是任性”的感觉,那金箔就是必要的,很难用别的东西替代。对待工艺必要性的理想做法是,只要安全,你说你要用就可以用,但要明确标示,由消费者自由选择。

  不过,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夏学銮则明确反对道:“我认为完全没必要,因为它对于健康没有任何好处。对于这种带有广泛争议的申请,国家职能部门有权力不予通过,应该尊重民意。”。

  疑问六:金箔入酒会拉高售价吗?

  “我认为,金箔酒对白酒行业的整体发展没有多大影响,因为国内的骨干、品牌白酒企业都不会生产金箔酒。我估计,在北京的白酒市场,金箔酒连万分之一的市场可能都占不到。”马勇说,白酒生产除受添加剂相关标准限制外,还要接受行业标准的制约。目前,我国大多数白酒企业采用的都是纯粮固态发酵白酒,这种酒不允许添加除酿酒原料之外的成分,因此也不可能添加金箔。即使其他类型的白酒添加金箔,根据限量估算,增加的成本也仅两三元。

  不过,夏学銮认为,金箔入酒很可能沦为一种商业概念炒作,有可能和“天价月饼”、“天价粽子”一样,为虚荣浮华的社会风气推波助澜。消费者不要盲目追捧,一定要冷静消费。